凤城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六章 三日之约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1:30 编辑:笔名

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六章 三日之约

6三日之约

沈责见沈水烟不说话,只盯着地板看,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自己太凶了,立刻软了声音道:“烟儿,哥哥没有在逼问你,这样吧,你就告诉哥哥,你究竟认不认识燕医居士?这个很重要,烟儿,这个关系到你的身家性命,关系到沈家,你要告诉哥哥实话。”

“哥哥,燕医居士究竟为什么会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?为什么会关系到沈家?你们每一个人都只是问我是不是燕医居士的弟子,我实在是不能回答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沈水烟觉得不能直接否定,这个燕医居士的名头,也许可以用上一用。

看现在的情形,这些人应该都不清楚燕医居士到底有没有传人,也就是说燕医居士要不是已经隐居山林了,就是已经归天了,而且燕医居士原来肯定是没有弟子传人的,那么是或者不是好像都是自己说了算了。

沈责听沈水烟回答得这么含糊,不由得有些着急:“烟儿,我也不问了,但你答应我,就算你真的是燕医居士的弟子,你一定要保密,一定一定要保密。旁的人问起这个问题,你就像回答我一样回答他们,不要否定,否定了反而倒像是欲盖弥彰。时间不早了,我要下山去了,烟儿,明日辰正不要去官道,好生待在这庵里,这件事一定要听哥哥的。”

沈水烟想了想,觉得去不去本身无所谓,只是有些失信于人而已,但看到沈责这般神色,还是答应了。

沈责这才安心,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递给沈梧雨道:“雨儿,刚才怕你害羞我就没说,但你放心,武老二的为人我是清楚的,你也见过他几次,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。还有,这钱你收着,不要苦了自己和烟儿。”

沈梧雨虽然脸羞得通红,还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沈责见事情了了,便起身离开了。

沈梧雨送沈责回来,沈水烟已经洗漱好、换好了衣服,坐在榻上看书。

沈梧雨一把夺下沈水烟的书,一脸严肃地问道:“烟儿,不跟哥哥说总要跟我说吧,你当初不是跟我说医术都是自己看书钻研的吗?那这燕医居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什么师父?”

沈水烟一个头两个大,早知道这个什么哥哥会找过来给钱,她就不去行医了,不去行医就不会跟这个什么燕医居士扯上关系了。人家都说,说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去圆,现在自己真是意识到撒谎的痛苦了……

“姐姐,不要再问我了,我头疼得很,我不用晚饭了,要去躺会儿……”思来想去,沈水烟决定用苦肉计。

沈梧雨果然中计,一边让翠沁去煮粥一边扶着沈水烟回了房。

第二日,官道上,时间已到了巳正,距离沈水烟跟二人的约定已过去整整一个时辰。

“这个臭女人,死女人,看我找到她非把她碎尸万段!竟然敢让小爷在这儿等她!这世上敢让小爷等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,她竟敢!她竟敢!”老五绕着马车一圈又一圈地转,使出浑身的力气在跺着脚,仿佛沈水烟在他脚底下一样。

“老五,你说错了,她不是让你等,她是不来了。上马,走吧。”这声音听起来更加冷冰冰了

沈责的嘴角翘了翘,对面无表情的那人道:“辞修,回去怎么跟三哥交待?”

原来这姓萧的少年名琛,字辞修,是沈责的同僚,沈责是羽林将首领,萧琛是副首领。

“交待?让老五去交待吧,尚之和我不是还要去宫里当值吗?哪里有空去交待。”萧琛斜了老五一眼道。

“那也好,小钰,辛苦你了。”沈责对老五道。

老五姓赵,名钰,当今天子的第五个儿子。而他们口中的三哥,是赵铭,当今天子的第三子。

这几人连同武家老二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去过边疆戍守,可以算得上是生死兄弟。

赵钰听二人一唱一和,苦着脸道:“我改日也要去问父皇要个天天当值的差事,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!三哥要是知道咱们出来这么几日是这样的结果,不得气死啊!可怜的我啊……”

三人遂带着不同的心情策马往京城而去……

不知不觉就天黑了,沈水烟在房间里静静地待着,想着那个老五得有多发狂,想着燕医居士会不会跟自己一样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医生,想着自己要不要打着燕医居士弟子的身份去招摇撞骗赚点钱。

“如果真的可以回到沈家,过着小姐般的生活,那个后母再给我定一个不上不下的亲,其实也就可以了。而且昨日哥哥说了那个武家老二人品不错,那也就没什么好操心的了。真没想到,我竟然也有靠着爹吃饭的一天啊……”沈水烟畅想着以后嫁一个书生,相敬如宾,相夫教子的日子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有人敲门?判断了一下,沈水烟却发现声音来自窗户。

自发生上次的夜半有人事件,沈水烟晚上睡觉就会把窗户从里边关上。这次沈水烟没敢开窗,只轻声问道:“谁?”

“是我。”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上次那个人。

“是我?你以为你谁啊,是你我就开窗让你进来啊?”沈水烟撇撇嘴,轻声道。

“人命关天,还请姑娘打开窗看看。”外面的人声音有些着急。

沈水烟想了想,还是开了窗。

只见那个男子还是穿着夜行衣,脸上也还是蒙着黑布,但他背上多了一个人。

“你不是要明日才来吗?怎地今日就来了?”沈水烟问道,一边帮着扶那背上的人坐在椅子上。

“我加紧赶路就提前了一日。姑娘,我这兄弟也是受了伤,本只是小伤,但拖的时间太久了,如今已经昏迷不醒了。”蒙面男子说道。

沈水烟上前看了看那个男子的伤,确实只是背上被砍了一刀,刀口很浅,没有伤到要害,但这伤应该是一周以前的了,托了这么久没有处理,已经严重溃烂,因而引起了发炎和发烧。

“你可把我之前给你那个药给他用过?”沈水烟皱眉,这个发炎太严重了,病人已经发烧到陷入昏迷的地步,现在又连抗生素都没有……

“用过用过,用完倒是好了些,可是没顶住多久就不行了,他已经昏迷一整天了。”蒙面男子十分着急。

沈水烟找来药箱,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堆白布和一个装满小盒子的大竹筐。

“把你那天那个火筒点燃,放在桌上。然后按住他,捂住他的嘴,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要问。”沈水烟对蒙面男子道。

沈水烟拿出银针插入病人背上的几个大穴,然后拿出一把较短的匕首,在火上烧了片刻,朝着那人背上已经烂掉的皮肉就下了刀。

只听见“呲啦”的声音和皮肉烧焦的味道,那人背上的伤口就露了出来,周围的腐肉都已经被剔除。

蒙面男子见沈水烟一个小女子做这番事情眼睛都不眨一下,瞪大了双眼。

沈水烟却有些担忧,她没有麻药,只能直接下刀,这病人却连醒都没醒,看来已经是到了深度昏迷了,眼下退烧是重中之重。

沈水烟拔了针,从那大竹筐里找出几个小盒子,取出其中一个盒子里的药丸递给蒙面男子:“喂他吃下去。”又从另外几个盒子里取出一些瓶子,把瓶子中的粉末倒在了病人的伤口上,待药粉溶解了,她又提起水壶朝着伤口浇下去,清洗完毕后再撒了一次药粉,这才用那些白布把伤口包扎起来。

蒙面男子惊讶这小女子的医术,更惊讶她见到男子的身体竟然面不改色!他对沈水烟拱手道:“姑娘大恩大德,山鹰一辈子都会记得,请姑娘受山鹰一拜!”

沈水烟连忙躲开,道:“先别拜我,现在还不知道他能不能醒过来,万一醒不过来,你不要来杀我就好了。”

山鹰连忙扯下黑布,道:“姑娘是恩人,不敢欺瞒,也不敢说什么杀姑娘的话。我们都是走江湖的人,讲的就是义气两个字,以后姑娘有什么用得着我和猎隼的地方,就请姑娘拿着这个牌子到日升钱庄便好。”说罢把一个木制的牌子放到桌上。

沈水烟倒也不客气,把牌子收了起来,又拿一块布包了许多药给山鹰,这才送他们从窗户走了。

这之后寒静庵里便再没什么事情发生,每日沈水烟都跟着沈梧雨刺刺绣,弹弹琴,或者看看史书医书,日子倒是惬意得很。

直到半个月后,沈责再次出现在小院里。

而这一次,沈责带来的是两个坏消息。

第一个是因为庞氏的小动作,武家毁了跟沈家定下的婚约。

第二个是沈渭坚决禁止沈水烟进京,说是如果沈水烟进京,就打断她的腿。

沈梧雨听到这个消息,登时就晕了过去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

~~~~~~~~~~~~~~~~~~~~

第六章,第六日。

明天可能会22:00才更新,抱歉抱歉~

继续求收藏哟~~

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在线咨询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哪块
济南白癜风医院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近哪个公交站
济南白癜风医院怎么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