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【柳岸】波下激流(赏析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07:14 编辑:笔名
我有熬夜的恶习,几十年了,虽不断有朋友家人劝诫,仍不肯悔改。今夜无眠,在“江山文学网”做搜客,看到好友“枫林过客”的一篇文章——《忘年之交》,阅读之下,竟不能移目。
《忘年之交》随着枫林过客的笔触,徐徐展开。没有强烈的冲突,没有曲折的情节,原本是叙事文章的一大忌,却在作者老道的运筹之下,让人倾神而读,心生戚戚,真是好功力。
文中提到的老人,一直到最后方揭开谜底,让原本只为两位老人的慈祥、大度、诲人不倦所感动,为老人的疾病缠身、横遭欺凌尚唯唯诺诺而悲悯的读者,禁不住惊骇。一代书法大师,居然因为在国民政府做了一名书记员,被打成四类分子,是人不是人都可以对其凶狠训斥。对于以往,最好听的解释是“扩大化”,而这种冷漠的结果是要被加黑者用一生的艰难苦楚去承受。
从五毛钱的“交易”,到“永”字八法的讲解,从一只烤红薯,到两斤煤油,从批改作业、挥毫示范到开怀大笑,两个善良的老人、谆谆诱导的良师,跃然纸上。老人的遭遇,使我想起那些年常讲的一句话:旧社会让人变成鬼,新社会让鬼变成人,太讽刺了!只有以抢夺、抹杀为目的的阶级斗争,才做得出这种猪狗不如的恶行。极左毁掉了什么:“程老所遗汉隶为其所独创……雄奇瑰丽,力拔千钧。遗世作品绝少,仅在日本发现二幅,日前拍卖,价值连城”。日人为倭,本是强盗,然,却将先生的遗墨视为珍稀,对照程老先生的遭遇,真是造化弄人。
让宗师在凄凉、屈辱中心惊胆战,让宗师在贫穷、不甘中溘然逝去,极左毁去的不单是一个人的生命,更是毁掉一个民族的文明。纵观大千世界,除了现在被人谈虎色变的“伊斯兰国”,还有那个地方做得出?为著名的书法家程仕万先生悲,为中国一代书法宗师程仕万先生愤!
枫林过客有部分篇幅写到了自己,小小年纪被人称赞而沾沾自喜,是少年心性的真实写照,然一遇良师,神童情结彻底崩溃,竟因此看见了一条路,这种描述,把一个倔强、好学的少年,鲜活地推倒我们眼前。
行文,有多种风格和手法,能利用人物心理变化,用寥寥数语把人物写活的实不容易,尤其是枫林过客淡淡的叙述,将自己的遗憾深藏浅露,对文字的操控达到自如境地,更是难得。读枫林过客的文章,像饮红茶,急不得,需慢慢品,细品小啜,才会感受茶的浓酽,和那缓缓释放的馨香。
我也深深遗憾,本来,国家有一个鼎立的书界大宗师,本来,过客能成为大宗师的真正弟子,本来,师徒两人,还有那位枫林过客着墨不多的夫人,都会在书法界大放异彩,本来……没有本来了,残忍的现实,把本来摧毁得一干二净。
我于枫林过客甚熟,是同在1964年下放同一个县的知识青年。作为程老先生的半个弟子,过客在长沙已是颇有名气的书法家,逢年过节,知青朋友向他讨要墨宝的络绎不绝,而过客是来者一律不拒。用他的话说,先生指给了我一条明路,我如此,也算是为先生续墨。
《忘年之交》,不动声色,平平淡淡讲叙一段往事,读起来,却无法平静。仔细起来,甚至惊心动魄。往事如烟,真能如烟么?历史,并不全在正史,许多时候,它在芸芸众生的心底。
羡慕作者的好文笔,欣赏作者的好文章。
相信程老先生和他的夫人在天堂过得幸福,那里,他们不会受气!

附注:
“枫林过客”文章详见:【梧桐散文】忘年之交_江山文学网

共 1 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《波下激流》可谓一篇精彩的赏析。笔力深厚,思想深邃,体悟深刻。同样的生活经历和丰富的阅历让作者深刻领悟其文的精髓,并引起强烈共鸣。《忘年之交》是枫林过客的一篇文章,尽管“没有强烈的冲突,没有曲折的情节”,“却在作者老道的运筹之下,让人倾神而读,心生戚戚”。欲擒故纵,引人入胜。赏析从文章的故事情节、行文风格、手法、作者等方面一一道来,并结合自己的所思所想,对那个特殊的时代扼腕之,慨叹之、遗憾之、愤慨之。《忘年之交》的确是一篇好文,“不动声色,平平淡淡讲叙一段往事,读起来,却无法平静。仔细起来,甚至惊心动魄。”这样的文字,你怎能不怀揣好奇之心赶快去阅读之?赏析行文流畅,真切感人。编辑完毕,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快找找《忘年之交》,一睹为快。好文,力荐赏阅。【编辑:异乡的默默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0: 8:58 欣赏若水老师佳作,很流畅的赏析,该是心有戚戚后的一气呵成吧。问候若水老师,写作快乐。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 :14:51 本文在编辑栏搁了一天,我已做好被退稿的思想准备。又是默默,你的编按写得很好。谢谢你。
2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1:22:09 《忘年之交》是湘南作者 枫林过客 的一篇优秀散文,于2010年8月作为【梧桐散文】发表在 江山文学网 上,文章讲述的是 我 因爱好书法而有幸结识著名书法家程仕万先生的一段因缘。
作为 枫林过客 的文友,若水一生先生读罢这篇《忘年之交》,感慨万千,将感言一气呵成,成为这篇赏析文。
喜欢这样的文风,互相欣赏,互相学习。
祝普天下的文人才子都身健笔丰,从文学中享受快乐!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 :21:46 文章好坏,在布局,在文笔,更在思想。能读到《忘年之交》这样的文章,不管是否熟人所写,都会禁不住叫好。
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4:51: 4 永在心头,是靠眼睛汲取希望。 在蓝天下,在太阳的故乡边,梦境又像一扇门,我进去了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5:55:08 眼观事物,心予纳藏。琢磨一久,便成文章。
4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6:20:55 已读过《忘年之交》,的确感人。 看到这两个沉默可怜的老人,泪水一下子蒙住了我的眼晴。 足显作者和二老的感情之深; 当我赶到店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人时,他竟象自己拾了个大元宝似的开怀得笑出声来,当即,他要婆婆出去为我买了个 烤红薯 奖给我。 尽显二老爱才之切; 漫长的精神苦难摧残,漫长的贫穷物质生活早己将这位睿智的老人彻底击垮了! 尽显那个时代的悲催与黑暗 作者的找寻,凸显这份忘年交的珍贵。文章字字句句正如若水老师所言 没有强烈的冲突,没有曲折的情节 却令人倾神而读,心生戚戚。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16:46:41 默默,您是有心人,更是可人的精灵。我们为有您这样的文友感到荣幸。
5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22:46:15 从文章中了解了枫林老师,也读了赏析的原文,的确很感人!感谢老师推介和分享!期待看到老师更多佳作点缀柳岸,展示您的风采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22:55:47 谢谢柳琴的关注和鼓励,尤其是专门去读了过客的《忘年之交》。
6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2 :02:57 那个时代毁灭了多少人才呀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 2 :18:46 蔑视传承,蔑视文化,蔑视知识,冷酷到连祖宗都要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,对中华文明,这是罄竹难书的罪过。
7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4 00:02:14 读你的赏析,首先通读了过客的《忘年之交》,我也是爱文之人,把《忘年之交》分享到了QQ空间。的确,用心读这些文字时,窗外正下着雨,不算万籁俱静,但只能说喜欢这篇文章,很有感染力,向你们致敬,特留评,感谢分享。
回复7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4 1 :59:17 年龄,经历的时代,让我们承载的过於沉重,因此文章里都有些苦涩,你的文章不同,活力四射,只有快乐,真令人羡慕。
8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4 2 :51:11 自己写的文字,往往是心隨笔转,不知道我的这枝笔会给读者带来什么镜像,也许镜像与写作者重合,也许恰恰相反。重合者会给写作者带来慰藉,因为读者读慬了写作者。对于沉重的过往,我无言。若水的赏析写得很到位,文外的意味也被你抓到,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默默的编者按也很精彩。也谢谢各位朋友的阅读。
回复8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5 06:27:21 同样的下放经历,同样的对文学爱好,使我们有了许多的共通。能理解你的感受,也自然而然地被你的文章引起共鸣。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佳作。
9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5 05:47: 0 若水老师,可敬的兄长,一身正气,敢于呐喊。在你的文中我领会了什么是 板凳认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半句空 。一字不虚也许不准,一句不虚准确无误。不是恭维,恭维便是虚话,你是最反对虚话的所以更不能讲。文笔犀利幽深孤峭,风骨铮铮。老师的文章将一一拜读领教。顺祝安康!
回复9 楼 文友: 2017-02-25 06: 1: 7 远山:谢谢你的肯定,其实你还是过于抬爱了。我们都是业余爱好者,文学之路水深得很,希望我们能互相扶持,共同进步。小儿中暑
好用又便宜的拉拉裤
治疗脉管炎的特效药
幼儿厌食怎么办